陌月雨

38.生辰

文章简介见第一章设定

CP仅忘羡

更新时间不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最近的魏无羡有点苦恼。倒不是他被人给欺负了,而是蓝忘机的生辰快要到了,但他还没有想到要送什么礼物。


去年他送了蓝忘机一副画像,今年他想要送点别的却又不知道该送什么。



聂氏境内的监管院有各自的主要工作,木工、农活或是其他,魏无羡这里的监管院负责衣服鞋帽之类的制作。


有聂氏的偏袒,魏无羡的工作量并不是很大,早早完成后就回了房间里休息。


一双拐杖放在桌旁,桌子上凌乱地放着几张废纸,魏无羡坐在桌前,身披黑色外衣,腿上盖着毛毯。他不远处放着火炉,里面的煤炭燃得正旺,驱散了冬日的寒冷。


“送什么好呢?”魏无羡一手支着头,另一手拿着毛笔在纸上写写画画,思绪回到了那一天……



那一天,魏无羡像往常一样从断腿的疼痛中醒来。养了一个多月了,他身上的鞭伤好的差不多了,胳膊上的断骨伤也在慢慢恢复,手上的纱布也已经拆除,手指不似往日那般红肿。但双腿上的伤似乎不见恢复,且有严重的趋势,怕是……


魏无羡摇摇头,暂时忘记这烦心事。转头看向四周,竟空无一人,连蓝忘机也不在。


“蓝湛?”他轻唤一声,没有回应。


往常蓝忘机总在他身边等他醒来,帮他洗漱、吃饭、换药,怎么今日……


“魏婴。”


魏无羡还在疑惑时,一声沉稳有力的声音唤回他。蓝忘机提着食盒走进,于他而言就是整个世界在像他走来。


“蓝湛。”魏无羡笑着唤他,看着他从食盒里端出一碗面条。翠绿的青菜,雪白的面条,绛红的汤汁淋在上面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。这味道瞬间勾起了魏无羡肚子里的馋虫,不等蓝忘机帮他,他就想爬起来饱餐一顿。


小馋猫。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神情,心情愉悦,像往常一样帮助魏无羡靠在床头后,他正色道:


“魏婴,生辰快乐,愿你今后的日子里平安喜乐。”


听到这句话的魏无羡愣住了,不多时,两行清泪缓缓落下。看见魏无羡哭了,蓝忘机少来地慌了,他忙将人揽在怀里,手指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泪水。


“怎么哭了。”蓝忘机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后背,心疼地说。


“没有,我只是,太高兴了。”自他含冤被抓,每天都在想着要怎么活下去,生辰早就被他抛之脑后。没想到,他的爱人,还记得他的生辰。



魏无羡一直记得那一天,面很香,蓝忘机的怀抱很温暖。




从回忆中回到现实,魏无羡沉思良久,忽然将笔拍到桌子上,“有了。”



第二天魏无羡就找到了这里的管事大人,递给他一张纸条。管事大人是聂氏的老人,也是聂明玦的心腹。魏无羡来这里之前他就得到了聂明玦的嘱咐,若魏无羡有事找他们直接告诉管事大人,再由他向他们传信。



休息期间,一个身穿黑袍、戴着兜帽的人鬼鬼祟祟地进来,而站岗的聂氏修士像看不到他似的继续站岗。


他小跑到一个屋子门口,咚咚咚敲了几下,门吱呀一声开了个可供人通过的缝,他咻地钻了进去后,门又再次关上。


那人摘下兜帽,露出一张熟悉的脸,竟是聂氏二公子,聂怀桑。


“魏兄,你要的东西。”聂怀桑将怀里的一个小包裹递给魏无羡。


“聂兄,多谢。”魏无羡将包裹里的东西一件件放到桌子上。


“话说魏兄,你要这些东西干嘛?”聂怀桑一脸好奇地看着桌子上的东西,问道。


魏无羡一根手指放到嘴唇前面,一脸神秘地说:“秘密。”




因云深不知处要招收新的门生弟子,元宵节后蓝忘机就忙于事务暂时不能来,这也给了魏无羡做礼物的时间。


忙完事务的蓝忘机回到静室,想到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看魏无羡了,于是他简单收拾一下就用传送符去了那边。


到了那里,他还未站稳,一个身影就扑进他怀里,他忙将人抱紧。


“蓝湛,生辰快乐!”魏无羡从他怀里抬头,轻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。


魏无羡这一说,蓝忘机才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辰,嘴角微微上扬。但当他看到魏无羡光着脚站在地板上,上扬的嘴角又回归水平。他一把抱起魏无羡回到床边,将他放下。


“魏婴,以后不可光脚下地,会着凉。”


“还不是因为二哥哥太久没来,我高兴嘛,就没注意穿鞋。”


魏无羡嘟着嘴说道,随后又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,挂在蓝忘机腰上。


“这是我制作的护身符,送给你。”


这玉佩上雕刻了很多咒文阵法,可以抵挡敌人的致命攻击。蓝忘机能够看出来魏无羡的用心良苦。


“喜欢吗?”


蓝忘机拉过魏无羡抱在怀里。“只要是你送的,我都喜欢。”





九月将近,魏无羡也快要出来了。


兰陵金氏的一处僻静之所,金光瑶口中的前辈,一位身穿黑衣、盘坐在床榻之上的人,蓦然睁开了双眼。他薄唇轻开,缓缓吐出几个字:


“他,要苏醒了。”



待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下章走剧情。



推文

整了三个粮单,以后推文就放在粮单里了,就不在这里推了


忘羡,古风/修仙,非原著向 


忘羡,原著向 (可能会有剧版忘羡,不喜勿入)


忘羡,现代向 



37.冬至

文章简介见第一章设定

CP仅忘羡

更新时间不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珍宝阁位于清河境内,地处一条繁华的街道,是一座两层阁楼:第一层售卖各种符篆,第二层则是各种法器。


里面除了修士们常使用的符,还有留影符、爆破符等各种未见过的符篆,风邪盘、招阴旗等夜猎必备物品。



从射日之征珍宝阁凭空出现,到现在七年,阁主从未现过身。有人猜测它背后是清河聂氏,但聂明玦亲自出面澄清这件事:珍宝阁与清河聂氏只是合作关系,阁主不是聂氏中人。此后对于阁主的身份,人们议论纷纷,有猜隐士大能,也有人猜是抱山散人。


即使这人从未现身,各个家族都在努力寻找。毕竟这样的人才,不招进本家可就亏大了。


四年前珍宝阁对外称阁主闭关,但从来没有人想到,魏无羡是阁主。


……


“邪祟狡猾,在夜猎的时候不宜被抓住,我就想有个什么法器能够指引这些邪祟的方向就好了。同一年,我因力量觉醒而闭关,正好有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。”


“后来我在测试风邪盘的时候遇到了聂兄,他对这法器很感兴趣。最后我们一起合作在清河开了一家珍宝阁,售卖这些物品。”


“射日之征期间我又研究爆破符、灵力符、防护符等各种用的上的东西,交到珍宝阁由他们售卖。”


“阁主闭关什么的传言,应该是我被关起来后,聂兄散播的吧。”


在场的其他四人听完魏无羡的叙述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:


你可是创作了各种法器符篆的大家啊,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来真的好吗?


聂怀桑咳了一声,率先打破沉寂:“那魏兄想好要留在清河了吗?”


“魏婴,你的想法呢?”


“我想先去夷陵。”他毫不犹豫地说出这句话。


“好,我陪你。”蓝忘机也坚定地说。





三个月后的一天,冬至。


冬日寒风凛冽,一片萧瑟之景。不同于外面的寒冷,屋里可谓温暖如春。


冬至之日,这里的管事大人特意将所有人召集起来,一起包饺子。


所有人欢呼雀跃,在一片惊喜声中领到了各自的任务。于是,几个人在这边欢快地剁着肉馅儿,另一边在快活地揉着面。


等到馅儿和面都准备的差不多了,二十多个人除去烧水的分成三四组,分别揉面、切块、擀皮、包饺子。


魏无羡和其他几个人坐在桌子另一侧包饺子。


取一个饺子皮,放上适量的馅儿,沿着边缘对折包起来,再两手一挤捏出褶皱,一个圆滚滚的饺子就包好了。


魏无羡的胳膊还未完全恢复,使不了大力气,但日常生活和一些简单的工作没有问题。比较严重的还是他的一双腿,地牢里长时间的拉扯让他的腿恢复的较慢,现在他的双腿无力站起,只能依靠轮椅来行走。



热腾腾的饺子出锅,人们拿着碗争着往前挤。


“我要吃第一份!”


“先给我!”


“我我我!”

……


“别急别急,都有!”厨师老王一边喊着,一边拿着木质汤勺给每个人舀一碗饺子。


刚到手就有人迫不及待地用手抓一只饺子放到嘴里。


“烫烫烫……”


那人一边呼着气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,咽下去后又舒服地眯着眼。


“好吃!”



魏无羡只吃了几个就把碗里的其他饺子给了别人。过节嘛,当然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吃饺子啊。


等人们吃完饺子,收拾完碗筷、桌子后就回了房间,今天难得放了一天假,当然要好好休息。



魏无羡两手转着轮椅轮子进了房间,关好房门,又贴了一张消音符。


消音符能够使房间里面的人能够听到外面说话,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说话。


还未转身,身后就有一双手环住了他。他转头,果然看到了他心爱的人。展眉一笑,清脆的声音响起:“蓝湛。”




自从魏无羡住到监管院,蓝忘机每隔几天都要来一趟,就跟当年的云深不知处一样。


蓝忘机推着轮椅到桌子旁,桌子上放着两盘热气腾腾的饺子和一小碟醋。


蓝忘机将魏无羡从轮椅上抱起放到凳子上,递给他一双筷子,再坐到他旁边的凳子上。


魏无羡迫不及待地夹了一个饺子放到嘴里,刚咬一口就睁大了双眼,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饺子!


饺子皮薄馅多,入口鲜香,肉馅细腻却不油腻,恰到好处。


“好吃!”


当魏无羡沉浸在美食中时,蓝忘机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壶天子笑放到桌上。


魏无羡眼睛一亮,惊喜道:“蓝湛,你还给我带了酒!”


蓝忘机又取出一个小酒杯,往里面倒满酒,再推倒他身前。


“不可贪杯。”


魏无羡端起酒杯浅抿一口,眯着眼慢慢品尝。


“醇厚浓郁,回味无穷,姑苏佳酿,果然一绝!”


他转过头看着蓝忘机,眉眼弯弯:“蓝湛,你怎么这么好啊!”
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

蓝忘机拿起筷子还未伸到盘子里,唇边就贴上了一个沾了醋的饺子。


“蓝湛,你也吃。”


他看着爱人的笑脸,张口咬住饺子吞进嘴里,嚼了几下后咽进肚子里。


“蓝湛,饺子好吃吗?”


“好吃。”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越来越近的身体,眼里逐渐深邃。




待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久等了。



二编:被屏了两次,就这样看吧😂


36.讨论

文章简介见第一章的设定

CP仅忘羡

更新时间不定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天亮后,温情收到蓝曦臣的传讯从云深不知处赶到了清河。


温情探着魏无羡的脉,又听蓝氏双璧叙述完整个事情经过,脸色渐渐沉重。


“明明不是发作的时间,居然也能探出脉象。”


她的另一只手伸出,试探性地放出一丝灵力,灵力在放出的一瞬间就消失了,同时她感觉到这道脉象活跃了一下,又平静下来。


“估计是背后操控蛊虫的人用了什么方法让蛊虫实力大增,灵力则会加速它的生长。所以在它被清除之前,魏无羡的体内不能有一丝灵力。”


“龙鳞的力量与灵力不同,它可以抑制蛊虫的发作,却不能辅助疗伤。他的灵脉和丹田上的伤,只能靠药物来温养。”


“嘭!”蓝忘机一拳砸在桌子上,一向不骂人的他爆了粗口:“卑鄙,无耻!”




“含光君,你也别太着急,赵老医师的方子我已经看过了,没有什么问题。我打算和他商量一下,看能否用药浴代替灵力辅助治疗。”


“温情,麻烦你了。”


“泽芜君不用客气,毕竟是我们欠他的。”


顿了顿,似是感叹,她道:“射日之征时,他们救了多少世家,却没有一个人在他们遭受诬陷的时候站出来为他们说话。如今,也只有蓝家与聂家肯照顾他。”


说完就离开了。


蓝忘机沉默着走到床边,伸手抚摸着魏无羡苍白的脸。


他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,本想着用灵力可以让他稍稍恢复一些,但现在连灵力也不能使用。


这世道,竟如此不公!





魏无羡因着蛊毒的影响,昏昏沉沉地躺了三四天才醒过来,又连续调养了七八天才恢复到蛊毒发作前的状态。自他醒后,就开始了汤药和药浴的双重治疗。


这一天泡完药浴后,蓝忘机将魏无羡身上的水擦干。伤口换药后又换了一套新的里衣,随后就将人塞进被子里。


“这又是喝药又是上药又是泡药浴,我身上都是中药味。再这样下去,我自己都要变成中药了。”深受药物迫害的魏无羡无奈道。


“是中药,我也喜欢。”收拾好纱布与药瓶的蓝忘机在他额头上落下浅浅一吻。


“蓝湛,你又说情话撩我。”魏无羡脸颊微红,


蓝忘机虚虚地握着他的手,“非是情话,乃是肺腑之言。”


魏无羡被这话逗笑了,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,入了白衣仙君的双眼。在他忍不住要再一次亲吻魏无羡的时候,一阵脚步声打断了这气氛。


蓝忘机马上收拾自己的情绪,冰山脸上让人发现不了他内心的炽热感情。


“忘机,无羡。”


“兄长。”“蓝大哥。”


蓝曦臣先进来打了个招呼,聂明玦和聂怀桑紧随其后。


他们二人看蓝曦臣、聂明玦、聂怀桑都进来了,感到疑惑。魏无羡想要坐起来,蓝忘机会意,将魏无羡扶起靠在垫了软枕的床头,又将胳膊上的夹板固定好防止乱动影响恢复。将这一切都做好后才问蓝曦臣:


“兄长,发生何事?”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来了?


聂怀桑看了看两位大哥,率先一步开口,“还是我来说吧。”


他拿出一张告示,递给了蓝忘机。


“这是对魏兄的处理结果:只给魏兄三个月的养伤时间,时间一到必须将他送到位于清河境内的监管院,严加看管。”


“他们还说,在这最后的时间兰陵金氏不会干涉聂氏,也不会有人再来找魏无羡的麻烦。”


“所以,魏兄可以在这里好好养伤了。”


最后一句聂怀桑几乎是笑着说出来的,蓝曦臣和聂明玦也一改严肃的表情,露出来这么多天少有的笑容。


“这结果总算不负我们这些天的努力。”聂明玦长舒一口气。


“赤峰尊,还有蓝大哥,真的谢谢你们。”魏无羡的眼眶已经湿润,他知道这个结果是他们尽力争取出来的,除了道谢,他不知还能做些什么。



“无羡,都是一家人,还说什么谢谢啊。”蓝曦臣打趣道。


“蓝大哥……”


“嗯?一家人,魏无羡的父母不是……”


“哎呀!”聂怀桑及时拉住自己的大哥,“曦臣哥哥说的一家人是指魏无羡也是他的弟弟。”


“嗯?曦臣,你认了魏无羡为义弟?”聂明玦问道。


“哈哈哈”蓝曦臣被这称呼逗笑了,他这一笑聂明玦更懵了,咋回事啊?


“赤峰尊,是这样的,我和蓝湛,是道侣。”

魏无羡开口解了围,而聂明玦惊大了双眼。


“道侣?!”



聂明玦一时惊到,很快就恢复了情绪。


没想到忘机这么早就找到了道侣。聂明玦看着自家的弟弟,都是弟弟,差距咋这么大呢?他甚至开始想着,要不要让聂怀桑去相亲,早日成家。


现在的聂怀桑绝对想不到在不远的将来,他会被相亲逼到疯。


“无羡,既然你是曦臣的弟弟,那也是我的弟弟,在私下就不用称呼我为赤峰尊了,叫我大哥就行。”


“好的,聂大哥。”


“无羡,我们这次来还有一件事,就是想让你完完整整地将你所知道的、魏氏被灭门的那几天发生的事说出来。”


听到灭门这件事,魏无羡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但他还是克制着情绪说:


“好。”




“……这就是事情的所有经过了。”他刚说完,就有一杯温水递到他唇边。“慢点喝。”


“嗯~”


魏无羡张开嘴慢慢喝着温水,眼睛始终不离蓝忘机,蓝忘机也温柔地看着他,这一刻,仿佛世界就剩下了他们。


同一时间的其他三个人

蓝曦臣:感情真好(认真磕糖)

聂明玦:嗯,金家问题真的很大(认真思考)

聂怀桑:我好像发现了一个可以充盈我的小金库的办法(认真收集素材)



咳,回归正题


“既然你现在的能力被封印,召唤不了妖兽。那为什么在一年前,你能发动整个云深不知处的鸟类来帮曦臣平定叛乱?”


“其实是他们主动来找我说明情况,我才知道蓝家内部发生了动乱,所以就拜托他们帮帮蓝大哥和蓝湛。”


“哇,魏兄,你好厉害啊,连动物都听你的话。”聂怀桑发出崇拜的目光,“要是我也有这样的能力就好了。”


“但你的能力不是你特有的,除了魏氏夫妇,金家的那个神秘人也能够控制妖兽。”


“对,而且能力比我还要强。”


“但那个神秘人在四年前就没有出现过了,在闭关吗?”


“不知。”


“既然情况未定,那魏兄出来后就留在清河吧,这里比较安全,而且珍宝阁在这里呢。”聂怀桑发出邀请。


“珍宝阁?这和无羡有什么关系?”蓝曦臣疑惑。


“无羡没跟你们说过吗?他是珍宝阁的阁主。”


这下轮到蓝氏双璧惊讶了,“无羡/魏婴是珍宝阁的阁主?!”


床上的魏无羡轻轻地笑了笑,“是我。”


待续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水了一章……


一两章日常后就进入主线了


至于那段回忆,以后会以汪叽的视角来写。



35.蛊毒

文章简介见第一章设定

CP仅忘羡

更新时间不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蓝曦臣和聂明玦回到清河,已过了夜半。从金麟台赶回来,两人均疲惫不堪。


“曦臣,夜已深,先去休息吧。”


“嗯,我……”


蓝曦臣还未开口,就见聂怀桑匆匆忙忙地跑来


“大哥,曦臣哥哥,出事了!”




他们三人赶到魏无羡的房间时恰巧碰到了被叫来的老医师,四人进去,看见魏无羡面色苍白,双目紧闭,气若游丝地躺在床上,嘴角还有鲜血流出,他身下的被褥上已经染红了一大片。而蓝忘机跪坐,上半身倚靠着床才未倒在地上,也已经陷入昏迷中。


“忘机!”


蓝曦臣迅速跑到蓝忘机身边查看他的情况,发现他只是灵力枯竭,昏了过去。蓝曦臣不敢懈怠,忙给他输送灵力。老医师则去查看魏无羡的情况。


“赵叔,怎么样了?”


老医师在探看他的脉搏,时间越长他眉头皱的越深。


“这里有一股奇怪的脉象,而且,他的生命力在一点点被吞噬。”


“我给他输入灵力。”聂明玦说完就坐到床边,手掌放在魏无羡的胸口上方,手中聚起灵力向他身体里送。


“赤峰尊,不要!”


刚清醒的蓝忘机出口阻止,但还是晚了一步,魏无羡心口上方出现了一只手掌大小的虫子幻影,只见他张大口,聂明玦的灵力就从他的手掌进入了虫子的嘴里,被它吞了下去,随着它吞噬灵力,魏无羡也开始挣扎,不顾断肢的疼痛,侧身蜷缩一团,脸上痛色更甚,有更多的血从他的嘴里流出。


“大哥,快收回灵力!”见状不妙的聂怀桑马上喊道。


“不行,收不回来。”聂明玦另一只手拉着输送灵力的那只手,想要尽力阻止,但无济于事。



“忘机,发生了何事?”蓝曦臣将蓝忘机扶起来,询问道。


“是蛊毒发作。”



在他们互通心意后,蓝忘机和温情就用了很多种方法想要清除蛊毒,各种灵药、灵力、甚至是魏氏夫妇留下的解毒药方都试过,但均以失败告终。


所以,在蛊毒发作的时候,蓝忘机只能用灵力尽力压制,减轻魏无羡的痛苦。


在一个时辰之前,蛊毒发作时,蓝忘机像往常一样用灵力压制蛊毒。起初并没有什么异常,但不多时,魏无羡的心口处上方就出现了一只虫子的幻影。


虫子出现后,就迅速吸收蓝忘机的灵力,而魏无羡也开始呢喃“呃……不要……疼……”


蓝忘机发觉不妙,想要收回灵力,却发现收不回来。


“什么?”


蓝忘机努力抑制自己的灵力,却发现自己越是压制灵力,虫子吞吃得越快,魏无羡也越是痛苦,嘴角开始流出鲜血。


“魏婴!”蓝忘机惊慌大喊,却发现虫子突然发力,他剩余的灵力在一瞬间被它榨干,蓝忘机因灵力突然枯竭而昏倒。


真实的蛊虫在得到了大量灵力后疯狂攻击魏无羡的丹田,想要得到里面被封印的金丹,同时它产生的毒素让魏无羡感到内脏被啃食,疼痛是以往的几倍,魏无羡终于承受不住,闭上了双眼,头歪到一边,鲜血不断地从嘴里流出,染红了被褥……


而聂怀桑无聊转悠到这里,发现他们两个均陷入昏迷,这才匆匆忙忙去叫来医师,又看见两道光芒落在不净世,知道是蓝曦臣和聂明玦回来了,就马上向他们跑去。






金麟台金光瑶的房间里,他正饶有兴趣地看着手心里的两团黑气。其中一团逐渐被另一团黑气吞噬,而最终形成的一团黑气一直在膨胀,从指甲盖大小慢慢长到手掌大小。


虽然王震是他的手下,但一个人的命,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更保险。


就在一个时辰之前,圆月之夜的子时,噬心蛊发作时,他控制着蛊虫吃掉了软骨散的蛊虫。也因此,噬心蛊力量大增,不仅蓝忘机的灵力压制不住它,它还能反向吸收蓝忘机的灵力直至他灵力耗尽。


“愚蠢的人,你们越是用灵力压制,它生长得越快。”


“要吃到什么程度再停下来呢?”


金光瑶伸出一根手指逗弄了一下黑气,“那就留一口气吧。”





“赤峰尊,得罪了。”话毕,蓝忘机发出一道灵力攻击聂明玦的手,勉强阻断了灵力。


“大哥,你的手!”聂怀桑慌忙查看聂明玦的手。


“无妨。”聂明玦收回手,看向魏无羡,眉头一皱:“灵力不是收回了吗,他怎么还是很痛苦?”


魏无羡的状况很糟糕,他将自己抱得更紧,已经听不到外界的说话声了。


“魏婴!”蓝忘机将他抱在怀里,发现他的身体冷的厉害,嘴里还在流着鲜血,染红了蓝忘机胸前的白衣。


“它这么喜欢吃灵力,莫非……”聂怀桑灵机一动,“难道它想要魏兄的金丹?”


闻言,蓝忘机将魏无羡抱得更紧,魏婴,怎么办?我该怎么救你?


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,魏无羡的身体发出了淡淡的青光,他的身体也逐渐回温,不再寒冷。蓝忘机最先发现这一变化,松开魏无羡,惊讶地看着他。


突然,一只成人大小的虫子幻影出现在魏无羡上方的空中,将众人都吓了一跳。而魏无羡身上的青光更甚,一只缩小版的青龙凭空出现,与虫子缠斗在一起。


“这是,神兽青龙?”蓝曦臣率先发现他的身份。蓝忘机略一思考,突然发现玄机。


“是龙鳞!”


发现了是龙鳞的力量,蓝忘机马上拔出避尘,用灵力调动剑里的力量,辅助龙鳞化成的青龙,一同压制蛊虫的力量。


随着青龙一口咬住虫子的脖子,虫子也咬住了他的身体,他们就这样互相牵制,渐渐隐去身形。而魏无羡也终于安静下来,昏迷过去。


“赵叔,快。”


“哦哦,好。”


老医师马上上前查看魏无羡的情况,有好几处伤口裂开,夹板也重新需要固定。医师忙着换药,蓝忘机则留下帮忙,其他人则去了外间休整。


外间,聂明玦刚坐下,就听见聂怀桑严肃地说:“大哥,现在你该相信,四年前藏色散人说的是真的了吧。”


“藏色散人?明玦兄,发生了何事?”


“唉,”聂明玦长叹一口气,“四年前魏氏被灭门的那天,藏色散人来到不净世,说他们是被冤枉的,幕后黑手是金家。起初我并不信,她又说,若是金家保魏无羡不死,那定是他想要召唤妖兽的能力。而魏无羡必定不会将能力交出,所以金家一定会对魏无羡严刑拷打。所以,若是她说中了,就请我们在魏无羡自由后保证他的安全,魏无羡也一定会找出真相,证明魏氏的清白。”


“我对散人的这番话一直存疑,直到最近我才发现,也许这就是金家的阴谋。”


听完聂明玦的一番话,蓝曦臣沉思:“原来是这样,金家,的确有问题。”





金麟台,金光瑶的卧室。


金光瑶看着手中的黑团从亢奋变得安静,又慢慢变小到玉佩大小,眼神暗了暗。


“被压制住了,怎么可能?”


“难道,有外援?”



待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蓝聂两家要站在同一战线上了,🎉


34.日常

文章简介见第一章设定

CP仅忘羡

更新时间不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姑苏蓝氏,云梦江氏,清河聂氏各派一队人马彻查兰陵金氏管辖的监管院,从中发现,不止魏无羡,还有许多人都遭受过迫害。


聂明玦和蓝曦臣忙于收集证据,处罚那些用私刑的人。


但蓝忘机无暇注意这些事情,在第二天的下午,魏无羡发了高热,又陷入梦魇中。


陷入梦魇,魏无羡本能地想要蜷缩起来,但全身动弹不得,因此他时不时地转动脖子,仿佛要摆脱梦魇。嘴里还喃喃说着:“滚开……不要碰我……救……呃……”


蓝忘机看在眼里,内心像被刀割一样疼。


他将魏无羡扶起,轻轻抱着他颤抖的身体,手在他的后背一下一下轻轻抚着,安抚着受伤的人。


“魏婴,我在。”


“不怕,你已经安全了。”


“魏婴。”


……


沉稳而又温柔的话语钻进他的耳里,还有熟悉的檀香围绕在他的身边,魏无羡颤抖的身体渐渐平静下来,安静睡去。




医师开了一副退热和安神的方子,派了助手下去熬药。


在这期间,蓝忘机用毛巾细细擦去魏无羡脸上的汗,额头上放了一块冷帕子用于降温。


待药送来,温度降到能喝的时候,蓝忘机将他扶起揽在自己怀里,一手拿着药碗一手拿着勺子,像昨天一样给他喂药。


一勺汤药送到他嘴边,而魏无羡正在梦中,以为是他们又要给自己灌毒药,坚持抿嘴不喝。


“魏婴,乖,喝药。”


但他听不见蓝忘机的话,还偏头躲开了勺子。




魏无羡还在浑浑噩噩中,忽然感觉一个温热而又熟悉的东西堵住了他的嘴,他被吻得迷迷糊糊张开嘴,温热的、带着苦味的药进入嘴里,吞进肚子里。



所有的药都喂完后,蓝忘机凑近他的唇瓣,一点一点舔去嘴角残留的药汁,再将他慢慢放平,盖好被子。


随后,蓝忘机站于床前,双手掌心相对,手指方向相反,平行放于胸前。不多时,掌间就聚集一小团灵力。


魏无羡的灵脉破裂,只能用灵力慢慢温养。蓝忘机的灵力化为星星点点的蓝光,小蓝光钻入魏无羡的身体里,一点点地修补灵脉,辅助伤口的愈合,减轻疼痛。


一个时辰后,蓝忘机收回灵力,取来药和新的纱布,开始帮魏无羡的伤口换药。



忙活到月亮高悬,魏无羡终于退烧了,而一直照顾魏无羡的蓝忘机也是疲惫不堪。


他脱了鞋袜,侧身躺在床边,一手轻轻拍着被子,嘴里哼着一段小调。魏无羡似乎很喜欢这个小调,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,进入梦乡。


他侧躺着看着爱人安静的睡颜,忍不住在他的脸颊落下一吻。


晚安,好梦。





昏睡了三天,魏无羡的意识渐渐回笼。


刚有意识,他就感到全身火辣辣的疼,四肢动弹不得。


缓了好一会儿,他才慢慢掀开沉重的眼皮。他半合着眼,眼睛目视房顶。待到眼睛终于清明,他才转动眼球,看着四周的环境。


这是一个很简洁的房间,一张屏风将房间隔开,里间用来休息,外间招待客人。魏无羡所在的里间,一张床榻,魏无羡就躺在上面。一个干净的书桌,上面摆放着药瓶和纱布。一个简单的书架,上面零零散散放着几本书。角落里放着一个小香炉,里面散发着的是安神的熏香。朝向南的墙上开了一扇窗,几束阳光透过打开的窗户照到屋里,平添几分暖色。



“魏婴!”


惊喜的声音传来,魏无羡努力偏头去看,蓦然撞上一张欣喜而又略带沧桑的脸。


他看着蓝忘机颤抖的手伸向他的脸,他轻轻地蹭了蹭蓝忘机覆在他脸上的手。


“……蓝湛。”


这一开口才发现他的声音很是沙哑。听见他的声音,蓝忘机这才如梦初醒,他的魏婴真的回来了。


蓝忘机将他扶起,后背放了软枕让他靠在上面,又转身到了一杯温水送到他嘴边。


“小心点,慢慢喝。”


一杯温水下肚,他的精神恢复了一些,这才开口问:


“蓝湛,你把我救出来,金光善有没有为难你?”


蓝忘机抬手摸了摸他的头,“别担心,金光善罪有应得。”


将那天发生的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,“现在兄长和赤峰尊在调查,定会给你一个公道。”


而魏无羡只是摇了摇头:


“不,金光善和金光瑶非常狡猾,赤峰尊和泽芜君怕是不会找出很多证据。”


说话间,医师也走进了房间。


老医师彻底检查了一番魏无羡的状况,一手捋着胡子,对蓝忘机说:


“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还不可以掉以轻心。”


“这断骨若是不注意,很可能留下残疾。”


“你身上伤口太多,完全养好也得一个多月。”


……


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,老医师才拿着药箱离开,而他刚离开,聂怀桑就从外面冲了进来。


“魏兄,魏兄!”


他一进来就看见魏无羡靠在床边,一双明亮的桃花眼看向聂怀桑。


聂怀桑忽略了蓝忘机不善的眼神,径直走到床边看着魏无羡。


魏无羡也笑着回答他:“聂兄,好久不见。”


他们两个简单调侃了几句,聂怀桑就进入正题:


“我刚从大哥那里得到消息,他们已经找到了证据和证人,不日就能给魏兄一个交代了。”


而魏无羡只是浅浅一笑,并没有很在意这件事。


“聂二公子,天色不早,请回吧。”


“但还没……”天黑两个字还未说出口,聂怀桑就看见了蓝忘机核善的眼神,他顿时浑身发冷,快速说:


“那魏兄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聂怀桑就逃似的离开房间。走之前还暗自想:“这含光君的气场太强大了,溜了溜了。”



“蓝湛,不是还没天黑呢,怎么就……”


“你需要休息。”


说完后他又忍不住问:


“你认识聂怀桑?”


“嗯,十四岁的时候认识的。当时他在夷陵附近遭遇了邪祟,慌忙逃跑的时候被我救下,就这样认识了。”他说完后就发现蓝忘机的情绪不对,暗暗想了一下,突然发现一件事情。


“蓝湛,你吃醋了。”


“不……”


“还说没有,我都闻到一股酸味了。”


他看到蓝忘机的耳朵肉眼可见地红了,笑了笑,“蓝湛,你过来,坐到我旁边。”


蓝忘机闻言坐到他身边,而魏无羡则侧身靠在他身上。蓝忘机见他靠过来,慌忙将他揽在自己怀里。怀里的魏无羡深吸一口气,说:


“蓝湛,我和聂怀桑只是朋友,而你才是我毕生所爱。”


“所以,我是你的,永远都是。”


说完就努力抬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。蓝忘机眼神暗了暗,双手捧着他的脸,忘我地亲吻着他,魏无羡也配合着张开嘴,任由他侵略着自己。


一吻毕,蓝忘机将魏无羡慢慢放平,“魏婴,早点休息。”


“那蓝湛,你上来陪我睡。”


“不……”


“你不陪我睡,我睡不着。”


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紧紧盯着蓝忘机,蓝忘机终于妥协,脱去外衣和鞋袜,在他身边侧躺下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,看起来是真的累了。


魏无羡侧头看着爱人眼底淡淡的青色,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
蓝湛,好梦。


待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33.疗伤

文章简介见第一章的设定

CP仅忘羡

更新时间不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聂明玦带着蓝忘机来到一处院落,


“这里比较安静,不会有很多人来,魏无羡可以安心在这里休养。”


“多谢赤峰尊。”蓝忘机抱着魏无羡不便行礼,轻轻俯身表示谢意后就大步进到屋子里。


蓝忘机刚把魏无羡放到床上,聂怀桑就拉着一个人急匆匆跑进来,紧随其后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助手。


“快,快,医师来了。”


“二公子,你啥时候跑的这么快了,等等,我喘不过气来了。”


被拉过来的老医师扶着桌子大口喘气,而聂怀桑将自己的脸藏在扇子后面,‘不跑快点就很容易被大哥抓住练刀了’。



聂明玦走过来扶着老医师,“赵叔,还行吗?”


他摆摆手,“没问题,那这位公子,麻烦让一下,我看看,你身后那位的伤势。”


见蓝忘机还有些敌意,聂明玦拍拍他的肩膀,“赵叔是我聂氏的老医师了,忠心耿耿,医术也不差,绝对可信。”


“医术不差也经不起你们这样折腾啊。”缓过来的老医师吐槽一句,上前看了看魏无羡。


“先解开披风让我看看他的伤。”


“好。”


蓝忘机解开披风,布料下面皮肤上的伤痕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。


他身上没有一块儿好地方,几乎看不到原来皮肤的颜色了。层层叠叠的鞭痕上还有烙铁的烫伤,手腕和脚上有穿骨而过的钉子,也许在没有看见的地方里还埋着粗长的铁钉。手指和脚趾都红肿不堪。饶是见多识广的老医师也忍不住惊叹:“这,这是遭受了多大的折磨啊!”


聂怀桑吓得连手里的扇子都掉在了地上。


聂明玦一拳拍在了床榻上,一言不发。


蓝忘机一手揽着魏无羡,另一手握紧了拳头,伤害过你的人,我要让他们付出双倍代价。


有门生送来水盆、毛巾、纱布。医师指挥着手下的徒弟,从脖子下开始一点一点清洗、处理魏无羡的伤口。


魏无羡趴在床上,老医师顺着左肩往后背找,顺利找到了埋入身体里的铁钉,又在右肩的相同部位找到了另一根。


“这里有铁钉,含光君你抓住他,我来把钉子拔出。”


蓝忘机闻言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不让他乱动。


钉子才拔出一点点,魏无羡就疼得扭动着身子,嘴里断断续续地呢喃着“不要……疼……救我……”



蓝忘机不忍爱人受苦,只得扶起他,牢牢抓住他的双肩,让他的头埋在自己怀里。


“魏婴,忍一忍,就快好了。”


似是听懂了蓝忘机的话,魏无羡不再呢喃,头钻进蓝忘机的怀里,牙齿紧紧咬着下唇。


老医师也不忍让他承受漫长的痛苦,加快了手里的速度,而这期间,魏无羡虽然嘴上不再发出任何声响,但蓝忘机和老医师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。


随着钉子的拔出,魏无羡虚脱了力气趴在蓝忘机怀里,任由老医师和他的助手清理身后的伤口。


待到背后的伤口清理的差不多了,蓝忘机身前的衣襟也被汗水打湿。


蓝忘机刚轻轻地将他转过身躺在床上,就见魏无羡的脸上表情逐渐痛苦。他急忙凑到魏无羡耳边问:


“魏婴,还有哪里痛?”


“胸口,琴弦。”轻轻吐出两个词,他就又昏过去了。


医师闻言顺着胸口上的伤痕找,果真在一处鞭痕上发现了露出来的琴弦。琴弦不能硬拔,他拿了一把小刀,在火上烧过,沿着露出的琴弦的方向一点一点划开血肉,将琴弦一点点剥离出来,扔到桌子上,随后就急忙处理这环绕胸口的伤口。



聂怀桑看着桌子上还沾着鲜血、泛着银光的琴弦,扇子一下一下地拍打在手上。


“琴弦缠绕在胸前,一呼一吸间都会割裂血肉,让人痛不欲生。”


“金家,真是好手段。”




一盆盆的血水、污水被端出去,又换成一盆盆清水端进来。


虽然是在处理伤口,但对魏无羡而言,便是再上一遍刑一般的痛苦。


忙活了两个多时辰,他们才将魏无羡身上的伤口处理好。在这期间,他断断续续醒过来两三次,又坚持不住昏睡过去。




他的两个小腿和前臂均被打折,被重新接好并用夹板固定住,全身都缠上了厚厚的纱布。


桌子上排列的,是从魏无羡体内拔出来的铁钉,足有十几根,可见上刑之人是多么恶毒。



处理完伤口,医师就带着助手离开去熬药了,其余人也纷纷离开,最后就只有蓝忘机还待在这里。


蓝忘机轻轻地将他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,抚摸着他的脸。魏无羡全身都是伤,他不敢触碰。只有他温热的脸庞才让蓝忘机感受到他的存在,他回来了。



“含光君,这是魏公子的药。”一门生将药送进来,就迅速离开了。


蓝忘机接过药放在床旁桌上,他坐到床头,避开魏无羡的伤处,将他扶起靠在自己怀里。


魏无羡的身体里有多种余毒,而且以他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一次就全部去除,只得用药慢慢祛毒。又考虑到魏无羡的情况将药做成了药粥。


尽管做成了药粥,可也掩盖不住碗里散发的苦味。


一勺粥轻轻触碰到魏无羡的下唇,魏无羡闻到了苦味,皱了皱眉头,但还是张开嘴将药吞了下去。


一碗药粥下肚,魏无羡似乎没有那么疼了,头在蓝忘机的怀里钻了钻,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,沉沉睡去。蓝忘机就这样安静地看着他,恨不得将他装进自己心里,这样就不会受到伤害了。


直到门外有门生喊他去吃晚膳,蓝忘机才将魏无羡轻轻放平,盖好被子,他看着魏无羡安静的睡颜,按耐不住内心的悸动,俯身在他苍白的唇上落下浅浅一吻,又将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。


“魏婴,我的爱人,快好起来。”


待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端午安康!吃粽子了吗?🥰



32.落定

文章简介见第一章设定

CP仅忘羡

更新时间不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诡计?”


蓝忘机冷冷地看了金光瑶一眼,怒气化为冷气在这殿上蔓延开来。随后他面向聂明玦,说:


“赤峰尊,您可否随我去监管院,一探究竟。”


“好。”


看着蓝忘机的眼睛,蓝曦臣知道了在监管院有重要的证据,于是他面对金光善,温和而又不失威严地说:


“金宗主,还有各位宗主,愿不愿意一起去那里看看,这是否是魏无羡的诡计。”




仙门百家的主要人员去了魏无羡所在的监管院,除了被灭门的幸存者和没有被灭门但损失较重的几个世家,大多数人只是去看戏。



他们到了才发现这整个监管院被蓝色灵力铸成的结界包围住。


蓝忘机淡定的解开结界,走了进去,其他人惊叹于蓝忘机浑厚灵力的同时尾随而进。


蓝忘机也在庆幸,若不是有龙鳞的力量,他可能没有足够的力量撑起这么大的结界,去保护里面的证据。


他们进去后才发现里面还有几个小结界。


王震等一些金家修士、地牢、管事的其他人,各一个结界,其余的普通人则被施了定身术。



——



聂氏在金麟台的客房里,魏无羡暂时被放在这里。


聂怀桑看着昔日生龙活虎的好友,现在死气沉沉地躺在床上,想着应该做些什么。


他拿出乾坤袋,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掏出:钱袋、符篆、话本、扇子……终于找出一块儿手帕,沾湿了,轻轻擦着魏无羡的脸。


擦干净后才发现他的脸上到没有什么伤痕,但也只是脸上还好,身体被披风挡住,还不知道遭受过多少摧残。


不过聂怀桑可不敢解开披风查看他身上的伤口。就他多年看话本的经验,和蓝忘机临走前不舍地看着魏无羡的样子,他笃定这俩人有猫腻。


又看向魏无羡的一双脚,这伤痕累累的样子让他有点无从下手。


聂怀桑摇了摇头,“魏兄啊魏兄,你可千万要坚持住啊。”


“咚咚咚”


敲门声响起,他开口问:“谁啊?”


“医师,金宗主派我来看看里面那位的伤势。”


那人说完后就推开门走了进来,聂怀桑一脸怀疑地看着他提着药箱走到床边,手里悄悄聚起灵力,启动了什么东西。


那个人先是摇了摇头,随后就打开药箱从里面找东西。聂怀桑则在一旁看着他的动作。


突然,异变发生,那人从箱子里拔出一把刀,猛的刺向魏无羡的心脏。被突如其来的一柄扇子挡住,刀尖插在扇中。


扇子的主人聂怀桑得意地说:


“我聂怀桑是怂包了些,但并不代表我感觉不到你的杀气。”


那人拔出刀,转头向聂怀桑袭来。聂怀桑连忙躲避,不小心被凳子绊倒,一个踉跄,双手扶在桌子上才站稳,而正好桌子上放着他刚刚从乾坤袋里拿出的东西。


他转头,看见那个杀手持刀向自己重来,害怕大喊:


“啊啊啊,大哥救命啊!”



——



聂明怒气冲冲地看着被搜出来的刑具,而蓝曦臣看着从地牢里被揪出来的施了定身术的宋奇等人,问:


“金宗主,这几位,你要怎么解释?”


“我蓝家驱逐出去的人,怎么会在金家的监管院?”


“监管院成立之初明确规定不允许有无关之人进入,不允许动用私刑。”


“金宗主这是明知故犯啊。”


“就是不知道其他的监管院是否也是这个样子了。”


金光善一脸阴沉地看着那几个人。他是说过要不惜一切代价问出那个秘密,这几个人来他也是知道的,就是没有算到偏偏在这一天蓝忘机敢闯进来救人。而且这蓝曦臣如此的咄咄逼人,还好,他还留了一个后手。


“蓝宗主这样问,难道想要偏袒魏无羡,为他开脱吗?”


一旁的苏涉看不下去,出口怼了他。


“对啊,就算规定了又怎样,还不能打人了?”


“他们家杀了那么多人,仅仅虐待他都算轻的了。”


一些金家的附属家族附和着。



“若魏无羡真的罪无可恕,那金宗主为什么在四年前就不杀了他,反而留到现在。”


“金宗主如此严刑拷打魏无羡,莫非是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东西吗?”


蓝曦臣的这两句话很明显在指认金光善意有所图。听到蓝曦臣这样问,吃瓜的宗主们站出来一个道:


“陈情还在金宗主手里呢,那可是能够召唤、控制妖兽的法器啊。”


“传闻只有用陈情吹出特定的曲子才能召唤、控制妖兽,难道金宗主……”


那人忽然不说了,躲到蓝曦臣的后面不去看金光善的眼睛。


这一下打开话题,吃瓜群众有一句没一句地讨论起来。


被这说话声吵的心神不宁,聂明玦将霸下插在地上,一瞬间鸦雀无声。


“金光善,无关人员和私刑,希望你能给各位宗主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
“还有,这监管院,也该彻查一番了。”


说完,也不看金光善的脸色,御着霸下就飞往金麟台,蓝氏双璧紧跟其后,其他人见状也纷纷离开。


金光善拂袖,也御剑离开。


最后是金光瑶指挥着金家修士善后,结束后才御剑返回。这样一来,他也错过了一场戏。



聂明玦一回到金麟台就大步向客房而去,蓝曦臣和蓝忘机紧跟其后,一些吃瓜群众也跟着去,想要看看最后是怎么个处理结果。金光善脸色阴沉,希望那个人不要失败啊。



一进来就看见聂怀桑双手抓着一个东西,惊恐地看着一个方向,他身后的魏无羡仍是走之间的样子,昏迷不醒。而他们周边聚着一层灵力罩。而聂怀桑看向的地方,倒着一个人,显然已经晕了过去。


聂明玦上前拍了拍灵力罩,“怀桑,是我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
聂怀桑这才回过神来,看到熟悉的人,一下子泪如泉涌,在他起身的那一刻灵力罩消失,他则扑进聂明玦的怀里哭喊:


“大哥,大哥,金宗主要杀人灭口啊。”


金光善看见杀手晕过去了就知道没有成功。


废物。他在心里谩骂,面上温和:“聂二公子在说笑吧,我与你无冤无仇,我又怎么会派人去杀聂二公子呢。”


“不,你要杀魏无羡,被我撞破后也想杀了我。”


聂怀桑从他大哥的怀里出来,指着杀手说:“他说是你派来的医师,进来后就想杀了魏无羡,被我阻拦后又想杀了我,如果不是护身符,我早就死在无名小卒手里了,呜呜,大哥要为我做主啊。”


聂明玦一边安抚着聂怀桑 一边怒目瞪着金光善,“金光善,这你该怎么解释?”


“这……”金光善还没说出什么,聂怀桑又拿出一张符篆,“我有证据,证明我没有说谎。”


众人一看,竟是留影符。


聂怀桑往里面输入灵力,向众人展现了这一画面。最后是聂怀桑启动了灵力罩,杀手被灵力罩挡住,当他以灵力攻击时被同样的力反弹,撞到后脑勺,晕了过去。


看完整个过程,一些宗主窃窃私语,议论纷纷。


“没想到金宗主是这样的人。”


“那聂二公子手里拿着的是绝版的护身符啊。”


“这下,金宗主要怎么收场啊。”


“金宗主这是诬蔑不成,要杀人灭口啊。”


有的宗主甚至大声说了出来。


金光善垂着眼眸,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
好,很好,清河聂氏,姑苏蓝氏,还有魏无羡,我不会放过你们的。


……



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,聂明玦带着魏无羡回了清河,没有人有异议,当然,聂明玦嫉恶如仇,他们也确信他不会偏袒魏无羡。


跟随着聂明玦去清河的,还有蓝忘机。


待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糟心事完了,可以养伤了。